不管領導和群眾怎樣熱情贊揚勉慰,我認定,馮小剛囧了。
  明擺著嘛,央視春晚之後的元宵晚會,不按傳統讓馮小剛接著操持,而是央視子弟呂逸濤草草擦洗;同樣沒來由的,元宵晚會不再對春晚節目評比,橫不能說,春晚美妙絕後,表揚任何一個節目,都是對其他節目的不公?
  天才毒舌在民間,抹黑馮導不厚道。其實,馮導有一顆善良的心,或許還有點驕傲。馮小剛毅然接下春晚,結局三歲小兒都知道,人精馮導當然更“糟心”。為何他肯以自己一世英名做賭註?他解釋說,自己欠了某領導一個人情,不得不還。善良呀,知恩圖報。同時,黑燈瞎火的時候,或酒喝高了,他也許尋思,總能改變點什麼吧?
  這種驕傲也是善良。總比輕蔑地看世界,連眼珠子都不轉過去要好。
  馮導努力過。尤其是開場短片《春晚是什麼》,以一種朴素草根的味道,別於往年喜大普奔、國家敘事的宏大態勢。往大里說,這是響應中央八項規定,摒棄奢華;就小處言,在國家宏偉的大廈前種上些小草小花,飾上點親和力。連北京奧運會這般世界矚目的慶典,也會弄個《北京歡迎你》這樣鄰家小妹的歌。
  說來也怪,如今電子媒體、網絡技術空前發達,春晚也主要靠他們傳播,但春晚一直恪守著舞臺形式,最多念念海外來的賀電,惱得觀眾趕緊抽空如廁。馮導這次小小地插進個短片,一定也要費口舌吧。
  此前馮小剛宣示:“我對春晚的改變,遠不如春晚對我的改變。”這就對了,明事理了。春晚以前是台長工程,如今已經升格為國家項目。一個手藝人,要明白自己的能耐,知道許多事自己是擺不平的,煩惱就少了。
  眾口難調,這是肯定的。當然,反腐,這必定是最大的眾口,必會得到最大的贊。但反腐是嚴肅的活,要有紀委領導,要有司法手段,否則很麻煩,被人一告一個準。當年馬季說相聲,只是瞎編了一個宇宙牌香煙如何,就惹了一身騷。去年春晚趙本山的小品,因涉及桑拿洗浴話題而被要求修改。桑拿洗浴不敏感嗎?看看眼下在東莞的掃黃戰役吧,已有武漢大學的學生抗議,認為央視播出時應該給小姐打上馬賽克。
  據人民網調查,表現敲詐碰瓷題材的小品《扶不扶》,是春晚最受歡迎的節目,得票率超過11%。拿個老太太開涮,不善良,馮導一不留神,就露出了自己的小。而最大的不厚道是讓15歲的小彩旗,自虐般地轉了19000圈,末了在零時停轉的關鍵一刻,竟然播出廣告!應該追究導播的責任。至少,呂逸濤在元宵晚會擦洗時,應該給小彩旗點安慰吧。
  大家最不忿的是《春晚被疑淪為華誼利益輸送大平臺》,春晚明星要麼是華誼股東,要麼是簽約藝人或合作伙伴。以秒計的春晚,竟出現了兩個海南元素,芭蕾舞《紅色娘子軍》和歌曲《萬泉河水》,恰恰去年,海南觀瀾湖華誼馮小剛文化旅游實業有限公司新立。
  這沒什麼呀,哪一任美國總統上臺,不把自家的班底帶上臺?不把駐外大使的寶座送給自己競選的支持者?在這麼短的時間里,在那許多擺不平的麻煩中,馮導不用自己的兄弟,還滿世界瞎撞去?就是有問題,這也是制度的原因。說起國企的毛病,一是出資人缺位,二是內部人控制,這倆總是打架。春晚國家項目,與個體手藝人甚或私人老闆,這個矛盾還會繼續下去。
  已經去世的原印緬遠征軍老兵俞允平,後半輩子就想自己被社會承認,終於,央視採訪了他。據說,在節目播出的當晚,老人看著電視離開了。彌留之際,他告訴孩子,如果他有意外,不要埋怨記者。之前他有過一段文字:“小時候看蝸牛爬樹,喜歡在蝸牛要經過的地方撒鹽。蝸牛爬到那兒會覺得疼,就掉下來了。我們在旁邊看著笑。蝸牛再爬,我們再放鹽,如此往複。現在想起來,我就是那隻蝸牛。”
  俞允平是蝸牛,馮導也是。雖然馮導可能不承認,也不埋怨央視。  (原標題:如何安慰小彩旗)
創作者介紹

carmen之敏屋

qh62qhjig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